帶著25個孩子對父母的思念,帶著25個家庭春節團聚的希望,帶著50張凝聚愛心的機票,昨日上午,重慶晨報記者來到了廣州。再過兩天,1月23日,開縣25名留守兒童日夜思念的父母,將坐上CA9688次航班,從廣州啟程———回家。而在廣州的這幾天,我們將對這些開縣留守兒童的父母進行跟蹤報道,聽他們講述異鄉的生活和對家的思念。
  昨日,廣州番禺區黃編村,譚明艦和王定瓊想著還有幾天就見到孩子,一臉笑容。
  重慶晨報記者 苑鐵力 攝
  “這一次,終於對孩子說了真話。”
  人物:譚明艦,到廣州6年
  “這一次,終於對孩子說了真話。”
  “爸爸媽媽過幾天就回來!”去年離別時的謊言一說就是近一年,在拿到回重慶的機票後,譚明艦說,面對兒女的追問,他這次終於理直氣壯地說了實話。
  “你們上次就說過幾天就回來。”
  2013年元宵節剛過完兩天,開縣寒風刺骨。早上5點半,譚明艦和王定瓊夫婦倆輕腳輕手地起床了。他們悄悄洗漱完畢,趕緊將放在外屋的行李提在手上。正準備推門離開時,背後突然響起:“爸爸媽媽,你們要去哪裡?”夫妻倆猶豫了幾秒,忍不住回了頭,一對兒女已起了床,穿著睡衣,站在他們身後。
  已經購買了火車票回廣州,時間緊急,不得不走。雖然心中萬般不舍,譚明艦隻好蹲下來,一手摟一個,“寶寶、虹虹,爸爸媽媽要出門打工幾天,過幾天就回來。”
  “你們騙人,上次就說過幾天就回來,結果過節才回來!”寶寶已經8歲了,他似乎很明白爸爸媽媽在騙他和妹妹,緊拉著爸爸的衣袖不放手。戲還得繼續演下去,王定瓊只好也蹲下來,“這次我們真的去幾天……”
  看著兒子,1米85的譚明艦掉下眼淚。“我聽到寶寶喊爸爸的聲音時,想到要再過近一年,才能看到他們。我眼淚水一下就掉出來了。”昨日,譚明艦回憶起去年離家的情景,心裡依然難受。
  “回家一次經常累得疲憊不堪!”
  昨日下午3點過,廣州天氣很好,番禺區黃編村一棟出租屋的二樓,譚明艦和王定瓊正在收拾行李。這裡所有的出租屋基本都一模一樣,一間小卧室、一間小廁所、一間小廚房。
  譚明艦說,他來廣東6年了,妻子是前年才來的。每年春節回家,都是最痛苦的事情,經常被一張火車票卡死。
  他給我們算了一筆時間賬:坐汽車,從番禺到廣州火車站,2小時;廣州到重慶,列車30個小時,經常買不到坐票,只有站著回重慶;到重慶後,坐大巴到開縣,4個半小時;從開縣到臨江鎮2小時;臨江鎮到太平村,1.5小時。
  “春節回家一次,經常是累得疲憊不堪!”譚明艦笑稱,今年坐飛機,就輕鬆多了。
  “這次終於說句老實話了!”
  這是夫妻倆頭一回坐飛機,王定瓊指著一個大口袋問我們:“上飛機的東西,是不是裝得太多了?”當得知可以托運,她才開心地笑了起來。
  在收拾東西時,譚明艦的手機響了起來,接聽後,裡面傳來兒子脆生生的聲音,“爸爸媽媽,你們好久回來?”
  “再過兩三天就回來了!”“你們莫騙人喲!”“不會不會,這次絕對是真的,千真萬確。”譚明艦開心地笑著說:“爸爸媽媽這次要坐飛機回來喲,快得很!”
  掛斷電話,譚明艦的笑容還掛在臉上。一邊的王定瓊也笑了,“說了一年的假話,這次終於說句老實話了!”
  “這一次,終於能坐著回家了”
  人物:周學勇,到廣州6年
  “這一次,終於能坐著回家了”
  39歲的周學勇,是開縣太原中心小學二年級二班學生周旺的父親。他和妻子黃曉英到廣州六年多了,平日的奔波忙碌,讓他連妻子上班的具體地點都還不知道。
  “這一次,終於能坐著回家了”
  昨天下午,廣州番禺區黃編村,周學勇穿著一件幾年前在開縣買的棉衣。
  “19日放的假。”周學勇在工地打工,主要負責外牆搭建。而此時,妻子黃曉英正在廠里做著最後的工作,再過幾個小時,她也就放假了。
  黃編村的房子多為三四層高,這裡住著大量的開縣打工者。周學勇租的房子在一樓,不到20平米的小屋被隔成4個小間,客廳、卧室、廚房和廁所。房租每月300多元。
  客廳里放著兩個舊沙發,以及一臺小電視。沙發上放著兩個早已收拾好的旅行箱。
  “確實很感謝好心人。”周學勇笑著說,如果按照以前,他這時會去火車站排隊,一般都是站票。“這一次,終於可以坐著回家了。”
  “妻子回家時,他早已睡下。”
  周學勇在外打工已經快15年了,到廣州是2007年。
  “我們兩個文化程度都不高,所以只能幹些簡單的活兒。”周學勇說,妻子在附近一家游戲機元件廠工作,一個月工資2000多元。
  當我們提出想去黃曉英的辦公地點看看時,周學勇不好意思地笑了。他打了幾個電話,搞清大致位置後,帶著我們邊走邊找,最終找到黃曉英其實離家並不遠的工作地點。
  對於找不到妻子工作的地方,周學勇解釋:“她一直在這個廠子打工,卻經常換地方工作,所以我也記得不是很清楚。”
  但或許真正的原因是,工作時間的不同,讓夫妻倆很少有交流時間。
  周學勇每天早上5點就起床,下午5點就能回家。而黃曉英則是早上8點上班,一直工作到晚上10點。周學勇起床時,妻子還在睡覺。妻子回家時,周學勇早已睡下。
  “現在賺錢了,卻很孤單。”
  “以前沒錢,但是很幸福;現在賺錢了,卻很孤單。”周學勇看著正在工作的妻子,眼神有些黯淡。他認為妻子的工作賺錢不多還很累,希望她能辭職。
  不過,黃曉英卻覺得能賺一點是一點。“2000多元正好夠我們一個月的生活費。”
  “可能最多一兩年,就讓曉英先回開縣。”周學勇說,除了8歲的周旺外,14歲的周丹也已經開始讀初中。周學勇已經意識到,孩子越來越需要父母了。
  每年回家,少不了給孩子帶禮物。這次,黃曉英抽空給子女每人買了一件棉衣。
  由於工作繁忙,夫妻倆很少給孩子打電話。“一個月可能打兩三次吧。”黃曉英說,每次打電話都定在周日中午,有時候還會因為加班而忘記。對此,周旺也很有意見,在他的心愿卡上,寫著希望爸爸媽媽能多和他打電話。
  1月23日,周學勇和黃曉英將第一次乘坐飛機,回家。
  本組文/重慶晨報記者 李瀾 王梓涵  (原標題:這句說了一年的假話
這一次終於成了真話 )
創作者介紹

酒店娛樂

fz29fzivi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