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法等五單位發佈《意見》
  依法懲處涉醫違法犯罪維護正常醫療秩序
  央廣網北京4月25日消息(記者孫瑩)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一段時期以來,浙江、湖南、天津、黑龍江等地相繼出現暴力殺醫、傷醫案,被害醫生萬萬沒有想到自己救治的患者會向以刀斧相向,醫患矛盾成為社會廣泛關註的一個突出問題。
  2012年10月,退休職工王英生到天津中醫葯大學第一附屬醫院針灸治療腦血栓病,後自感病痛無緩解,反而有所加重,認為是針灸科主任醫師康某為他針灸所致,產生了報複的念頭。11月29日下午一點左右,王英生攜帶斧子到醫院診室,持斧子朝康某的頭面部猛砍數下,致康某重度顱腦損傷死亡。王英生作案後從該診室窗戶跳下,受傷倒地,後被公安人員當場抓獲。
  1987年出生的王運生因患肺結核病,在湖南省衡陽市第三人民醫院住院治療,住院期間,王運生對治療效果不滿,多次與主治大夫陳某發生爭執。出院後感到病情惡化,產生怨恨,竟先後兩次從廣東省來到衡陽市伺機報複,均因家人發短信催其回家而未逞。2012年4月28日下午兩點左右,王運生攜帶事先準備的摺疊刀來到該醫院,將年僅33歲的醫生陳某殺害。
  兩名罪犯均在今年4月22日被核准執行死刑。最高法新聞發言人孫軍工:經審理查明,這兩起案件的被害人採取的醫療方案均符合醫療法律法規和醫療常規,不存在任何過錯,但兩名罪犯不能正確看待醫療效果,將責任歸咎於醫務人員,採取殘忍手段報複行凶,犯罪情節惡劣,主觀惡性大,罪行極其嚴重,應依法從嚴懲處,故最高人民法院核准了死刑。
  行凶者已伏法,受到了法律的嚴懲。但對醫患雙方來說,這無疑都是一場悲劇。醫患雙方本來有著共同的目標,應當相互信任,並肩與疾病作戰,疾病是醫患雙方共同的敵人,即便是發生了矛盾糾紛,患者也應當選擇投訴、調解、訴訟等適當渠道理性表達訴求,而絕不能動輒出拳頭、動刀子訴諸暴力。最高法刑事審判第五庭副庭長馬岩分析:如果醫務工作者沒有一個良好的執業環境,甚至連自己的生命安全都不能得到保障,當行醫成為一件戰戰兢兢、非常危險的事情的時候,醫生還怎麼能夠全神貫註於對患者疾病的治療?長此以往,醫患雙方信任缺失,醫患關係愈加緊張,最終損害的還是包括每一個患者在內的廣大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
  昨天(24日)最高人民法院會同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國家衛生和計劃生育委員會聯合發佈《關於依法懲處涉醫違法犯罪維護正常醫療秩序的意見》,將依法打擊六類涉醫違法犯罪行為,尚未造成嚴重後果的,依照治安管理處罰法的規定處罰,造成嚴重後果的將依刑法定罪處罰。
  《意見》強調醫療機構要加強自身建設,提高醫療服務能力,保障醫療安全、質量,醫務人員要加強醫德醫風建設,改善服務態度,註重人文關懷,做好與患者一方的溝通工作,從源頭上預防和減少醫療糾紛。如何實現標本兼治,充分發回《意見》的作用?
  從醫三十多年的中醫大夫汪金霞告訴記者,她的老同事幾年前就被一位患不孕不育症而離婚的男子砍成重傷,每次說到此事,同事們說的最多的話是“萬萬沒有想到。”現在,國家出台措施,引導理性解決醫患糾紛,讓醫生們能更安心的工作。汪金霞:我作為一個醫生,我認為,每一個醫生他都希望自己所治療的病人都儘快地好轉或者痊愈,只不過現在的疾病比較複雜,另外人的身體也是一個比較複雜的生物體,作為醫生肯定是儘力去治療,但是現在有一些患者吧對這些不理解。因為醫患關係緊張,現在醫生很謹慎了,恐怕出現醫療糾紛,政府出台這個(《意見》),我覺得太好了。
  《意見》規定了處理醫療糾紛的三道程序,醫療機構暢通投訴渠道,協商不成的引入第三方調解機制,調解無效起訴到法院的,法院要及時立案受理審判。代理過多起醫療訴訟的高梅律師,既打過長達馬拉松式的官司,也接觸過因調解成功而沒有進入訴訟程序的糾紛,她深有感觸地說,第一道程序最關鍵。高梅:從醫院的角度,它的投訴的渠道應該暢通,如果患者和醫生髮生了糾紛,能夠讓患者找到可以說理的一個地方。無論是醫院本身的投訴機構還是第三方調解機構,都應該及時解決而不是拖延和延誤,這樣對於遏制醫患矛盾糾紛的升級和惡性事件的發生,起到了一個關鍵的阻止作用。
  令人欣慰的是,相關的工作正在推進,《意見》要求醫療機構在顯著位置公佈投訴管理部門等相關機構的聯繫方式、醫療糾紛的解決程序,做到投訴必管、投訴必復。國家衛計委醫政醫管局副局長郭燕紅介紹,去年全國有五萬三千多起醫療糾紛走入人民調解程序,成功率達到80%以上。她表示,將鞏固和完善醫療糾紛第三方調解和醫療責任險第三方賠付等機制。郭燕紅:我們正在跟保監會進行調研,將對醫療責任保險的推進形成頂層設計和制度框架。
  北京大學醫學人文研究院醫學倫理與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王岳教授,總愛說一句話:20張床配一個保安不如配一個社工。王岳:現在的醫療機構實際還是以看病為核心,並沒有真正關註病人的痛苦,包括病人的這些難處,20張床配一個保安,恐怕不如20張床配一個社工,實際是要從我們以往的生物醫學模式儘快地轉型到人文醫學模式,從生理、心理和社會三個緯度去管理和經營一家醫院。
  王岳認為,嚴懲違法者是必須的,但解決醫患糾紛的根本還是要加快醫療機構的轉型。王岳:從醫改的角度改變現在醫院的生存狀態,擺脫醫院要靠擴大規模,要靠經營賺錢來養活自己,要降低醫務人員現在這種高強度的工作量,另外一方面我想要真正把這種可能要把影響醫患之間信任的醫療行業的不正之風,包括回扣的問題,紅包的問題,疏導恐怕還是長遠之計。  (原標題:最高法等五單位發佈《意見》 依法懲處涉醫違法犯罪)
創作者介紹

酒店娛樂

fz29fzivi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