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西安市西變一號高層小區,住在二樓的楊師傅說,去陽臺外澆花還要戴上安全帽 本報記者 袁琛 攝“從樓上往下扔煙頭、喝剩的茶葉、爛菜葉,早已司空見慣,這不,去年落下來的塗料痕跡還在,前幾天又從樓上潑下一攤不知是墨汁還是顏料的東西……”提起高空拋物,西安團結中路西變一號高層小區的王阿姨就很生氣,入住6年來,這事就沒消停過。
  被鄰居羡慕的“自留地”成了垃圾重災區
   王阿姨住在這個小區東單元2樓,房子坐北朝南,南邊矩形陽臺外圍有一圈平臺。2008年剛入住時,鄰居還羡慕她家有個可以養花種菜的“自留地”,但自從有住戶從樓上往下扔垃圾,王阿姨家的平臺就成了“重災區”。
   小區僅有的這棟樓共31層,昨日上午,從小區東單元南面的窗戶外看去,自四樓的窗戶往下一直到二樓的平臺,一攤黑乎乎的東西順流直下,牆壁上、平臺內被濺開的污漬鋪得到處都是。
   “上周四下午5點多,我正在廚房做飯,突然聽見咚的一聲,我跑去看時已濺得到處都是了。”王阿姨指著平臺里星星點點的黑白色污漬說,“同時落下的還有個巴掌大的鐵皮盒子,不知誰家把廢棄的顏料什麼的扔下來,我家兩扇窗戶上都被濺滿了。”
   王阿姨的丈夫楊師傅說,上周五(23日)一大早,天還下著雨,他們耗時兩個小時、用壞了8個鋼絲球,才把兩扇窗戶和窗外的平臺地面收拾乾凈。不僅如此,住在四樓的趙女士家也遭了殃,不止陽臺的窗戶,紗窗內的窗臺和陽臺地面污漬也濺得到處都是。“我懷疑是樓上有人往下扔時,撞到我家陽臺,然後順著窗戶淌下去了。”
  我在陽臺曬被子,都能碰上扔下來的方便面碗
   說起高空拋物,王阿姨有倒不完的苦水。“煙頭、喝剩的茶葉、爛菜葉子、西瓜皮太常見了。剛入住的那一年,有人往下扔過發臭的柚子、發黴的袋裝大米,都落在我家平臺上,沒辦法,我花錢在陽臺上開了一個窗戶,方便進出平臺打掃。”王阿姨說,“我在陽臺上曬被子,都能碰上樓上連湯帶料扔下來的方便面碗。去年冬天也有塗料瓶子被扔下來,十多天前,還有人扔下一根實心鋼柱。”
   昨日,在王阿姨家平臺上,依稀可見白色塗料濺開的痕跡,還有白菜葉子和煙頭。楊師傅從窗臺外取回一根約10釐米長、直徑3釐米的實心鋼柱。“這也是從樓上掉下來的,隔三差五我就得去平臺打掃一次,每次還得戴著安全帽。這麼高的樓,就是個西瓜皮掉下來,砸到人也受不了。”他說。
   “去年冬天,王阿姨把落下來的白色塗料拍了照片,寫了提醒語貼在電梯口,但並沒起到作用。”家住四樓的趙女士說,“以前還有人往下打鋼珠,派出所都來入戶調查過。物業的工作人員也會隔段時間就得到平臺打掃,打掃的垃圾都是成桶地往外拉。”
  高空拋物如造成生命財產受損,誰來擔責
   趙女士的說法,在西變物業離退管理處的羅主任處得到證實。羅主任介紹,住戶反映的情況他們都瞭解,不光東單元,西單元二樓的住戶同樣存在此類困擾。
   物業工作人員曾在西單元挨家挨戶調查,但住戶都不承認是自己乾的。物業也只能通知提醒,樓外側也都掛著溫馨提示的牌子,但效果不佳。
   針對高空拋物這一行為,陝西維恩律師事務所的律師吳江濤說,“侵權責任法”有明確規定:造成受害人生命財產安全的,受害人樓層以上的住戶都可能成為賠償協議人。除非其中哪家住戶能拿出證據證明自己沒有此行為,否則對受害人造成的損失將由涉及的住戶按份承擔。社區記者李元元  (原標題:打掃平臺得戴安全帽)
創作者介紹

酒店娛樂

fz29fzivi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