騰格裡沙漠深處有一小湖泊,被開發成旅游景點。由於地下水開采加劇,這個湖泊越來越萎縮。
新疆宜化化工廠北側工業垃圾還在燃燒中,空氣中瀰漫著惡臭味。

昆明市東川區,一根金屬管伸入水池,排放著不明來源的灰白色水,圍堰底層鋪有防滲膜。
  在聯邦製藥內蒙古分公司以及為其處理污染物的德源肥業、光大聯豐三個企業周圍均能聞到刺鼻的臭味。
鄧連軍被戲稱為“紅豆局長”。
山東濰坊部分化工企業、造紙廠將污水通過高壓水井壓入地下。
  12月6日,新京報攝影報道《回不去的家園》率先披露湖南桃源鋁廠污染事件。當地創元鋁業產生的廢氣、廢水、廢渣給周邊環境造成了嚴重污染。
  橘子大量減產,果實外形畸變,村民患癌病逝……
  12月7日,桃源縣確認創元鋁業廢渣處理存在問題,將督促其做好整改。湖南省環保廳等各級環保部門已介入開展深入調查。
  近來,有不少此類惡性環境污染事件被媒體曝光,新京報新媒體梳理盤點了近年來觸目驚心、舉國震驚的污染事件。
  騰格裡沙漠排污
  ■事件
  2014年9月6日,新京報目擊版刊發報道《沙漠之殤》,揭露內蒙古騰格裡工業園和寧夏中衛工業園區的大量化工企業,將未經處理的污水排入沙漠。
  記者現場發現,數個足球場大小的長方形排污池併排居於沙漠之中,其中兩個排污池註滿墨汁一樣的液體,當地牧民說,這些排污池實際上是蒸發池,未經處理的廢水排入後,經過自然蒸發,然後將沉澱下來的黏稠的沉澱物,用鏟車鏟出,直接埋在沙漠裡面。
  ■處理
  據新華社調查,寧夏明盛染化有限公司多年來確有將污水池建在沙漠中,並且已對周圍環境造成污染,日前中衛市政府已責令寧夏明盛染化有限公司永久性關閉老廠區,不得恢復生產,並限其於12月底前拆除原有廠房及設備設施。
  上述沙漠排污報道引起習近平等中央領導同志的高度重視,9月30日,內蒙古決定邀請專家協助阿拉善盟儘快確定晾曬池廢水、底泥處理方案,力爭在入冬前將污水處理完畢。
  此外,還將督促阿拉善盟行署儘快落實晾曬池污染物治理資金問題,論證晾曬池污染物處置方案。
  新疆準東煤田工業廢渣排向保護區
  ■事件
  新疆準東地區在發展煤炭業時,將大量工業廢料排入新疆卡拉麥里山有蹄類自然保護區,大片寶貴的植被被破壞,帶來生態危機。2014年11月有媒體報道,在以煤化工、煤制氣等產業為主的五彩灣產業園,坐落著新疆東方希望的電廠和電解鋁廠,新疆宜化化工廠、神火集團等。
  在離東方希望廠區西約50米一條深入保護區的沙石路,記者前進約3公里多,進入一片幾十畝的晾曬池,一根根金屬管道伸入水池,排放著不明來源的灰白的水。有大型密封罐車將黑色的灰粉像水一樣噴射出來,最後混入水中。圍堰一側,堆積如山的大量煤渣、煤粉及已凝結堅硬的石膏泥,覆蓋了晾曬池中間大約三分之一的面積。狐狸、成群的野鹿被傾倒渣土的大型運輸車嚇得驚慌失措。
  ■處理
  據新疆自治區環保廳網站,11月22日,昌吉州對新疆宜化化工有限公司下達了停產令,責令其立即停止違法排污行為;責成宜化化工有限公司、東方希望有色金屬有限公司、神火煤電有限公司、其亞鋁電有限公司四家企業立即拆除私設的排污管道,治理工業廢水,清運傾倒的固體廢棄物,3天內清除廠區及周邊的建築、生活垃圾。
  同時,要求準東經濟技術開發區在11月30日前制定出本區域環境綜合整治方案,一企一案,明確整改措施、整改時限和整改目標,報州人民政府批准並保質保量按期完成。
  昆明東川“牛奶”河事件
  ■事件
  2013年4月,媒體報道了雲南省昆明市東川區的“牛奶河”,當地工礦業排放的尾礦水,直接註入了這條河流中,使其變成了牛奶般的白色,沿岸村莊的灌溉和飲用水受到極大影響。
  當地村民從被污染的小江中挑回的水,需要沉澱3天以上才能將上面一層取出來用,但怎麼弄都脫不了一股辛辣的味道。用這樣的水莊稼長不好,產量低,容易病蟲害。澆完水的地面上,會起一層白色的不知名粉末。
  據瞭解,東川區開采銅礦的歷史悠久,小江里的尾礦水就來自沿岸大大小小數十家礦業企業,污染已經持續很多年。
  ■處理
  昆明市對小江污染一事進行了調查。其中,昆明東海礦業公司、昆明東川通宇選礦廠、昆明兆鑫礦業公司等5家企業存在私設暗管、環保配套設施未完善就私自投入生產等違法行為,致使未經處理的尾礦漿排入小江,導致污染。
  11月18日,尋甸縣人民法院對此案作出一審判決。昆明東海礦業公司、昆明東川通宇選礦廠、昆明兆鑫礦業公司三被告單位均構成污染環境罪,被處予50萬元至75萬元不等的罰金,8名責任人中有1人被判處8個月有期徒刑,6人被處緩刑,1人免予刑事處罰。
  近日,雲南省昆明市東川區境內小江再變“牛奶河”,12月2日,東川區環保局稱事件原因系該區小江固體廢物治理有限公司工業固體廢物流入小江所致,已對企業停產整頓,並罰款60餘萬元。
  聯邦製藥內蒙古污染事件
  ■事件
  據公開報道,2004年至2013年間,聯邦製藥在巴彥淖爾和成都的生產廠共有9次環境違規記錄。2013年初,媒體報道,聯邦製藥內蒙古基地自2007年開工建設以來,多次被當地居民反映其污染問題,更被環保部門多次點名批評,但公司似乎不為所動。
  記者調查發現,聯邦製藥內蒙古分公司以及為其處理污染物的德源肥業、光大聯豐均在巴彥淖爾市經濟開發區內,在這三個廠區周圍均能聞到刺鼻的臭味。該區所有企業的污水最後均排入200多公裡外中國八大淡水湖之一的烏梁素海。
  ■處理
  2013年1月,內蒙古環保廳對聯邦製藥做出包括罰款10萬元在內的多項處罰,並已經彙報至環保部華北督查中心,但官方沒有透露更多處罰的細節。
  2014年5月,媒體報道,在巴彥淖爾,聯邦製藥的生產基地也因為環保遲遲不達標而停產三分之二,這一消息已經得到環保部華北督查中心內部人士的證實。
  河北滄縣“紅豆局長”事件
  ■事件
  2013年3月底,河北滄縣張官屯鄉小朱莊的地下水變成紅色,近700只雞死亡。由於地下水呈紅色,村民做飯只能用純凈水,有村民認為是附近的建新化工廠污染了環境。該企業則稱每年環保檢測都達標。
  對此,時任滄縣環保局局長的鄧連軍表示,“紅色的水不等於不達標的水。有的紅色的水,是因為物質是紅色的,比如說放上一把紅小豆,那裡邊也可能出紅色,煮出來的飯也可能是紅色的。”這一說法瞬時引起熱議,鄧連軍也被戲稱為“紅豆局長”。
  ■處理
  2013年4月初,鄧連軍被免去環保局局長職務。4月7日,滄縣環保局出具的初步檢測報告顯示,養雞場用水、化工廠排水溝兩處水樣中被檢出含有苯胺物質,含量超出污染物排放標準的1倍,比飲用水標準超標更多。
  滄縣環保局承認監督不到位。事件後,在當地政府的協助下,河北建新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滄縣分公司拆除了廠房設備,並清理2011年9月份停產後廠區內存放的少量廢水和殘渣問題。
  山東濰坊地下深井排污事件
  ■事件
  2013年2月,有媒體人轉髮網友爆料,稱山東濰坊部分化工企業、造紙廠將污水通過高壓水井壓入地下。濰坊市環保部門懸賞10萬元徵集有效線索,同時,濰坊環保部門兩三天排查715家企業。事後,官方表示,並未收到有效線索。
  ■處理
  2013年5月,環保部通報華北六省市地下水污染專項檢查結果,山東有14家企業存在利用滲井、滲坑或無防滲漏措施的溝渠、坑塘排放、輸送或者存貯污水的違法問題。相關地方政府和環保部門對違法企業依法進行了查處,共計罰款35萬元,並關停取締部分企業。
  新京報新媒體記者 趙力 整理
  資料來源:新京報、中國經營報、南方都市報、新華網、山東商報等
(原標題:【盤點】那些舉國震驚的污染事件)
編輯:SN182
創作者介紹

酒店娛樂

fz29fzivi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